媒体探访云南勐海曼伦村:陨石坠地 梦想蒸腾

2018年06月25日 17:57:58 来源:中国新闻

  原标题:媒体探访云南勐海曼伦村:陨石坠地,梦想蒸腾

  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岩香开家二楼房顶的瓦片被什么东西砸中了。这是2018年6月1日,大约21时43分,地点在西双版纳勐海县曼伦村。

  岩香开那时正在看电视。因为当天是儿童节,他以为是哪个小孩高兴得过了头,扔的石头砸了他家屋顶。他拉开窗子大吼:“谁砸我家房子!”无人回答。

  他当时还不知道,大约3分钟前,一颗陨石划过景洪上空,发出一阵短暂的强光,随后消失在夜空中。砸中岩香开家房顶的,正是其中一块解体的陨石,有成人的半个拳头大小,重84克。

  岩香开也没有料到,他所在的曼伦村,几天后竟成了一个外地客盈门的市场。交易的标的,正是那些星星的碎片。

一位当地村民慕名前来膜拜陨石。本文图片均来自都市时报

  

  一位专程从普洱赶来的年轻小伙,双膝跪下,掏出纸币投入纸箱,双手合拢,朝陨石跪拜。

  6月2日一早,岩香开发现,自家房顶第二排靠左侧的瓦片上,有一个方形的破洞,随即上屋顶查看。透过那个洞,他发现,一颗黑色的小石头掉在屋里。

  之前,岩香开的家人看过朋友圈里热传的“西双版纳陨石坠落”视频。他们顿时联想到:这颗黑色石头会不会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小星星?

  6月3日早晨,北京天文馆原工程师、资深陨石研究者张宝林闻讯来到岩香开家中。查看了那颗小石头后,他当即确认,这是一颗陨石。当天就有人向岩香开提出,想花23万元收购这颗陨石,但岩香开没卖。他觉得,毕竟是“被一颗星星选中”,这对他们一家人来说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,要再考虑考虑。

  从天而降的陨石带来了财富,也带来了烦恼。在“小石头”被确认为陨石后,岩香开家顿时客人盈门。为了确保陨石和岩香开一家的安全,当地村委会每天派三四个人轮流在他家院子附近把守;也是从那天起,岩香开不再将陨石交给他人随意把玩,连未经允许的触摸也被严厉制止。“好人、坏人都来。(石头)摸来摸去就不好了。”

  但是,前来观赏陨石的还是很多,出于安全考虑,岩香开花了60元钱,找玻璃店定制了一个玻璃防护罩,将陨石放置在罩子正中,来人只能像看博物馆展品一样隔着玻璃观赏、拍照。为了接待来客,守好陨石,岩香开一家从早上7点就打开家门,人人在家守候,没法下地干活。

 被陨石砸中的岩香开家,周围引来很多寻找陨石的人。

  有人建议岩香开“在家门口设个点,跟参观者收门票钱”,岩香开拒绝了,怕传出去不好听。斟酌一番后,他拿了个纸箱子放在陨石罩子前面,“愿意给(钱)的就给,不愿意的就算了,就当个礼数。”

  受傣族习俗影响,当地人将岩香开家的这块天外来客视为具有神力的宝物。一位专程从普洱赶来的年轻小伙,面对陨石双膝跪下,掏出三张20元纸币投入纸箱,双手合拢朝陨石跪拜;一位穿着盛装的老妇,脱下脚上的拖鞋,朝纸箱投入一张5元钞,直勾勾地盯着陨石,半蹲着围绕竹桌转了一圈后跪下,双手合拢,嘴里念念有词,跪拜完毕才穿上拖鞋离去……不一会儿,陨石前的纸箱里就堆满了钞票和祭祀神佛时用的香。

  

  看房屋瓦片是否破碎,看见黑色石头就捡,在甘蔗地里仔细翻找,看见泥洞就捅……

  一夜之间拥有了“陨石坠落地”的身份,曼伦村迅速有了名气。听说这样一颗小石头竟然价值20多万元,曼伦村周边村庄的村民纷纷加入到寻找陨石的队伍中。

  陨石可能掉落到任何一个地方。一位村民在村里的榕树树干缝隙间,找到了一颗约10克重的陨石。

  岩香开家周围成了人群聚集的所在。有村民在岩香开家房前的甘蔗地里仔细寻找,见黑色的石头就捡,一个小时不到,手里便握了满满一把。有人找来竹条做工具,在杂草间来回翻找,地里的泥洞被竹棍捅成了蜂窝状,但下一个寻找到此的人还是不停地试着朝洞里戳。朋友圈里传出一条消息:有村民在甘蔗地的小泥洞里找到了陨石。这引发了新一轮的疯狂转发和行动,有段时间,曼伦村的甘蔗地里,每隔几米就有一个找陨石的人。

  6月6日晚上,住在打洛镇的玉罕刷微信时,看到“一块板栗大小的陨石卖了7000元”的消息。她坐不住了,兴奋到半夜才睡着,第二天一早,她带着4个亲戚,开了3个小时车来到曼伦村,寻找陨石。几个人找了一上午,一无所获。

  从6月7日开始,还在甘蔗地里搜索的人多是外来的村民和游客,本地村民已经转往茶山方向去搜寻。

 在河道用自制的工具寻找陨石。

  至于那些捡到了“陨石”的村民,则会在岩香开家附近的马路边等候买主。一位操昆明口音、自称从景洪来的中年男子收了些出价低且“新鲜”的小个头“陨石”,又借机向外地来的买主高价兜售他的“陈年旧货”。一对来自景洪、开着豪车的夫妻向路边一位卖“陨石”的老妇询价时,中年男子凑上前说:“这个不是陨石,是铁矿石。我车上有真的,走跟我过去看。”到了车前,男子拿出一块公斤级的石头,向众人展示石头的断面。

  “这个是这次的目击陨石吗?”有人问他。

  男子支吾了一会儿,说:“这是我四五年前花50万买的,已经在昆明鉴定过了。下午广州老板就来看货了。”

  有人极力兜售,也有人不打算卖。为了找专家鉴定十多年前捡到的“陨石”,59岁的岩玉骑着摩托车6日从普洱孟连出发,途经澜沧,7日中午抵达曼伦村。在人群聚集的岩香开家门口,岩玉停下摩托车,向村民打听陨石专家的去处。但不凑巧,专家已经回北京了。岩玉很失望,连摩托车都没下,戴上头盔,准备返程回家。

  曼伦村里,只要一提到“陨石”,立即就能聚起一群人。面对旁人的询问,岩玉很谨慎。在他摩托车后座的金属架上,皮筋紧紧地捆着一个粉红色书包;在道路尽头的无人处,他从胸前的内兜里掏出一块鹅卵石一样圆滑的黑色扁圆石头,这是多年前他捡到的“陨石”。

  岩玉说,这样的石头他一共有三块,其中两块是十多年前他在缅甸开夜车时看见天上有亮光坠落,寻着光源找到的。另一块两三公斤重的,则是5年前在中缅边境处寻得的。据他说,找到时,石头砸落的坑“有大人的半只手臂那么深,坑洞边缘的枯草都被烧成了黑色”。两块体积小的石头他长年带在身上当作护身符,体积大的那块他用废弃的牛仔裤包裹住,装在书包里,保存在家中。

  离开曼伦村时,岩玉把书包背在了后背上。

  

  陨石爱好者KK深知钱的力量。他将厚厚一沓红色百元大钞在桌上铺开,成为无声的吸引。

  初夏时节,正是蜻蜓的产卵季,雨后,甘蔗地里那些被戳出来的泥巴洞积了水,成了蜻蜓现成的“产房”,但找陨石的人走了又来,一脚就能踏灭这些生命。田地刚刚播种,怕被踩坏,岩艾打着伞在地里守了一天。有人问她为什么不去找陨石,她说,陨石不见得能找到,但地里的作物遭破坏,一家人一年的经济来源就没有了。

  再过一个月,西双版纳的水稻就能收割了。有人在想,也许到了收割季,农民会从稻田里挖出陨石来。“但到那时,陨石可能就不值钱了。”

  随着新的陨石碎片不断被发现,人们对岩香开一家的关注度开始减弱,询价的人越来越少。岩香开家那块陨石的心理价位也从23万元以上跌到了20万元左右。6月7日上午,一名来客问岩香开,“当时没卖(陨石),是不是想着等价钱高了再卖”,岩香开无奈地反问:“谁要呢?”

村民拿着自己找到的“陨石”前来找收购者询价。

  回想起那个开出23万元高价的男子,岩香开语气里有些抱怨,“嘴巴倒是说,(但是)没有看见钱。”用在场亲戚的话来说,岩香开当初没卖陨石,是因为那个开价的人“看起来没钱”,“他当时穿着一条齐膝短裤,看着就和我们一样,没什么钱。”

  陨石爱好者KK深知钱的力量。6月8日早上9点半,圈内有名的陨石爱好者梁飞和KK来到曼伦村委会曼海龙村民小组门前,在一张1米多长的木桌前站定。KK从背包里掏出厚厚一沓红色百元大钞,将它们整齐地铺展在木桌正中,随后陆续摆出银灰色的电子秤、烟、水、3部手机和头一天收购来的小块陨石。等待中,KK和梁飞开始用粤语交流。

  五六米开外,几个包着头巾的傣族妇女围坐在售卖青瓜的摊位前用傣语闲聊,目光不时投向这两个外来客。十多分钟后,一个中年女人的出现改变了这里的气氛,她从随身小包中掏出一颗白布包裹着的石头,伸手朝梁飞比划了几下,示意要出售。

  梁飞接过石头,看了看石头的断面,放在秤上称了称后,伸出四个指头朝妇女说:“4000块。”

  见对方有些犹豫,梁飞捧起一沓钱朝她比划,“你的陨石是断的。没断的话,可以卖这么多。”将钱截掉一半后,梁飞又告诉她:“断了,只能卖这么多。”妇女摇摇头,将陨石拿回,但10分钟后,还是决定将它卖掉。

  村民岩温景也想卖陨石,他们一家连续在地里找了6天,共发现4颗陨石。6月7日下午,他还在村里的小卖铺前鼓动别人“等价高了再卖”,但他很快发现鼓动是无效的,村民只听“老板们”的话。

  被发现的陨石越来越多,收购价也越来越低。岩温景6月3日上午找到的一颗陨石当天还能卖2万元,8日一早,梁飞只出价3000元。当地村民的经济来源主要是种水稻、甘蔗和茶叶,对于年收入3万元左右的岩温景来说,一颗出价2万元的陨石相当于他和妻子劳作半年多。见2万元变成了3000元,岩温景也只能接受。“我留着也没什么用。”

  和岩温景一样,岩光也曾当着众人的面坚定地说“陨石不卖”,“我找了6天,只有第一天找到一颗,后面5天都没有找到。这是老天送给我的好东西,我要自己留着,多少钱都不卖。”但第二天一早,趁着陨石交易点人还不太多,岩光卖掉了陨石,换来3200元钱。

  

  星星在天上时,与天文、占星甚至童话有关,但不值钱;一旦落地,就不同了。岩香开家的这颗陨石被人们“拜”了几天后,连同被它砸碎的瓦片,以12万余元的价格成交。

  “算了算了,12万卖了。”

  对于陨石猎人来说,玩陨石是爱好,也是生意。KK没去问岩香开家的那块陨石,他觉得“被供奉的东西没必要去谈价”。“对于有信仰的人来说,它是个很神圣的东西,物主不会轻易出售。”谈到有人出价20万元,KK认为是炒作。“要是值那个价钱的话早就卖掉了,不会一直放着。”

买家用电子秤称陨石的重量。

  陨石圈里从不缺少谣言。在梁飞的印象中,“陨石能卖5万元一克”的谣言大约起源于6月4日。在陨石爱好者圈内流传的视频中,一位马姓陨石爱好者的到来,成了高价陨石谣言的源头。“他‘打一枪’就走了,故意来搅和市场。一克5万元?根本不现实。”

  对于爱好者来说,陨石的价值更多在于收藏。陨石坠落当天,KK在东莞出差,打听到具体坠落点后,他立即订了来西双版纳的机票,6月3日抵达曼伦村。由于时间紧迫,他没有带合适的衣服,钻甘蔗地找陨石时,小腿上被甘蔗叶刮出不少伤痕。为了方便出行,他还租了一辆摩托车,哪里有新陨石的线索,他就往哪里走。

  物以稀为贵。6月4日,一些陨石爱好者还以300元/克的价格向村民少量收购陨石,4天后,当地的收购价就统一成了100元/克。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,为了让村民知道这里是交易点,收购者直接把现金放在台面上。“很多村民捡到(陨石)后都藏着不说,所以无法估计到底发现了多少颗陨石。他们只有看见现钱才愿意交易,和他们说转账根本听不懂。”每当有人来询价,梁飞都会反复告诫:“我们走了就没人收了,赶快拿来卖啦!放久了表面氧化、生锈,就不值钱了。”

  6月7日晚,传来一条消息:曼朗村有个老妇人捡到一颗640克的陨石,卖了14万元。但当有人当面向老妇询问此事时,她都不愿多说。一位圈内人透露,陨石交易都是私下交易,价格外传会影响客户心态,“对于陨石的收购价格,一般都不外传。”

  此前人们一度认为,曼伦村陨石似乎找得差不多了。但有几天,曼朗村、曼燕村却不断传出有村民捡到公斤级的陨石,来“寻宝”的人们又重燃希望,全部往山里钻,几天下来,收获甚少。

  特意去捡陨石的村民逐渐减少了,人们的生活逐渐回归日常。曼伦村田间地头,见到的多是来凑热闹的外地人。有人自己找不到陨石,愿意高价向村民买一颗留作纪念。而当季的桃子、李子、芒果等水果,也随着外来客的增多而热卖。

  来自新疆的大二学生图乐格,为了找陨石,专程从郑州赶到西双版纳。他几次到岩香开家参观,碍于囊中羞涩,他转移目标,出价500元向岩香开购买那块“被上天选中的瓦片”,但即便加价到1000元,他还是没能买到。

  为了不留遗憾,6月8日下午,图乐格花了3万元,把岩香开儿子在甘蔗地里捡到的一颗52克重的陨石买下了。“今晚,抱着我的星星睡。”

  来源:都市时报

张申

责编:
  • ?713502.html
  • /064874.html
  • ?3j978.html
  • /z8obe.html
  • /976045/qdstz.html
  • /8v9l5/665461.html
  • ?7jgxx/249057.html
  • ?647657/qbimg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