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体:挪900万公款买主播一笑 直播平台有多少脏钱

2018年06月26日 03:17:59 来源:中国新闻

  原标题:一笑,直播平台还有多少“脏钱”

  “长安观察”微信公号6月15日消息,随着挪用公款的会计王某被判刑7年,直播打赏这一饱受争议的行为,再一次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  如今,网络直播已经成为许多年轻人心中新的“电视台”。打开直播网站,望着眼花缭乱的窗口随意点击进入,或是拉下关注列表直奔偶像直播间,这一切就像看电视调台选节目一样自然。而主播们也是各怀才艺,有的颜值在线,有的歌声优美,有的游戏娴熟,有的言辞犀利。但论起网络直播最大的卖点,恐怕还是主播通过弹幕与粉丝之间的互动。这种你来我往,穿透了屏幕这堵“第四面墙”,让所有观众都有了参与感。

  虽然各路主播成千上万,但人气高的“一哥”“一姐”就那么几个。他们的直播间人气爆棚,一条又一条弹幕疯狂刷屏,经常“遮天蔽日”到让真正的画面完全看不见。一个普通观众想通过发送一条弹幕与主播互动,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  为此,直播网站也贴(gu)心(yi)推出礼物功能,“帮助”大家用真金白银换取虚拟的“飞机”“火箭”“佛跳墙”等送给主播,说白了就是大把砸钱加持,让自己的ID被偶像看见。

  而“行情”是残酷的:只送一两个价值500元的“火箭”在大主播的直播间里远远不够。为此,直播网站还设计了一套复杂的系统,诱导观众进行打赏。比如推出“皇帝”“游侠”等头衔,让自己的弹幕更加容易被看见;推出刷礼物“日榜”“周榜”,强化攀比心理;对微信号等联系方式明码标价,鼓励用钞票换“亲密”。

  这套系统把直播间打造成了一个金钱王国,在主播的“王座”之下,谁有钱谁就有话语权,就可以赢得接近“国王”的机会。于是,各路“土豪”比着刷礼物,讨主播欢心。而一些普通人也动起了歪脑筋,有的打肿脸充胖子,还有的干脆铤而走险、以身试法,酿成了一幕幕悲剧:

  山东一位小孩,见某主播“王者荣耀”打得好,就想通过打赏建立联系、拜师学艺。结果花掉白血病父亲的两万块救命钱。

  上海某单位出纳,为了让自己喜欢的女主播在网站榜单上排名靠前,竟挪用公款1000多万元。

  至于这次这位挪用900多万公款的会计王某,也是发现主播只与打赏多的人进行互动,觉得自己受到了冷落。为了面子,为了“众星捧月”的虚荣,便伪装成“富二代”开始打赏,从一开始的一两百,到最后一天充值50万,越陷越深。

 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有关于网络打赏的负面消息出现,事件当事人或被批评教育,或已身陷囫囵,但那些流入网站与主播口袋的钱如何追回却成了大难题。

  有些救命钱,直播网站主动还了回来,但更像是一种基于道义或面子不得不为之的怜悯。数目更多的“脏钱”该如何追讨,则只能依靠主播是否自觉。比如,被誉为“直播一姐”的冯提莫,曾在2017年表示知道王某贪污公款并表示会把160万礼物钱退回,但至今赃款仍杳无音讯。

  在法律层面上,用非法收入“打赏”所产生的礼物该如何定性也十分困难。许多主播认为,自己唱歌跳舞、游戏操作都是在展示自己的手艺,本质上也是一种劳动。粉丝的“打赏”是对自己劳动的一种褒奖,至于这钱的来路,主播没有责任去分辨。有些律师也认为,如果主播知道礼物钱是违法所得,那就应该退回或是执法部门主动追缴;如果不知情就可以不退还。

  可以说,从立法角度看,直播打赏这一游戏形式确实存在监管“真空”问题。但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,“法无禁止即可为”更不是逃避责任的借口。相反,直播平台应当主动负起责任,建立相应制度完善监管。

  这一点也有先例,在网络直播刚兴起的草莽阶段,各类软色情表演随处可见,严重败坏了社会风气。什么是软色情?法律没有规定,但几个大平台都自发出台对着装的要求,迅速扭转了直播行业的低俗之风。同样,利用“打赏”进行洗钱、职务侵占也一样关乎直播行业的底线,平台方有责任有义务进行自律、自纠、自查。

  平台需要自我完善,粉丝也应该保持理性。就像知名主播韩金龙(芜湖大司马)说的,“你辛辛苦苦赚的钱,一上头都给我刷了,我都替你心疼。当然了,如果说这点钱对你来说九牛一毛,那我不管你,你随便刷,如果是辛苦赚的就不要送了。”

余鹏飞

责编:
  • ?419463.html
  • /265033.html
  • ?q8fjj.html
  • /qq3fs.html
  • /632956/38ixg.html
  • /wato7/138907.html
  • ?m3ycf/160226.html
  • ?970424/0tq9i.html